首页 | 财经 | 资源 | 理财 | 考研 | 职场 | 论文 | 资格 | 投稿 |

全球金融证书大汇总: CFA - FRM - 财务顾问主办人 - 中国精算师 - 保荐代表人 - ACCA - CFP - FECT - 金融英语 - 证券从业 - 期货从业 - 银行从业 - 保险从业 - 更多
金融大学:银行学院 - 保险学院 - 外汇学院 - 债券学院 - 股票学院 - 基金学院 - 港股学院 - 权证学院 - 黄金学院 - 期指学院 - 财经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 金融类书籍下载

当前位置:天下金融网 > 基金频道 > 基金动态 > 文章正文

头部效应渐显 私募股权机构面临“淘汰赛”

www.21jrr.com发布时间:2018-07-06 03:32文章来源:网络整理投稿给我们

  募资趋难

  “一级市场的资金越来越不好募了。”深圳一家投资机构负责人赵明(化名)向记者感叹:“我们认识一家2015年成立的私募机构,资金规模在十亿元左右,目前正值第二期基金资金募集期。但约见好几个出资人都吃了闭门羹,看情形第二期产品大概率要黄了。”

  这在当前绝非个例。据投中信息研究院公布的数据,今年5月中国VC/PE完成募集的基金数量同比下降76%,募资规模同比下降95.33%。

  “不是单一渠道受阻,而是各个渠道都在扎紧口子,被动、主动因素都有。”赵明认为。

  “被动收紧”是指在资管新规之下,对通过认购结构化产品优先级参与私募基金越发谨慎。“银行现在不是以投资的心态在谈并购基金项目,而是以放贷款的心态在做。”民享资本程韬对记者表示,以前银行更多关注的是项目前景、交易结构,出资也爽快,现在一上来就要谈有没有担保物和抵押。

  一位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人士告诉记者:“即便把杠杆比例由原先的1:2、1:3降至监管要求的1:1,银行也不敢轻易涉足。近年以来有许多并购基金找过来,项目报上去了总行也没给批,说是担心引发政策风险和收益风险。”

  这也影响到政府引导基金的出资。2016年至2017年,大量政府引导基金的进入方便了投资机构的募资,推动了产业基金、并购基金等纷纷落地。“除财政资金外,政府引导基金相当部分资金来自于银行,随着银行表外渠道收缩,政府引导基金募资和成立速度有所放缓,此前依赖于引导基金投资的PE/VC募资也会出现困难,这部分投资机构不在少数。”赵明表示。

  事实上,除了银行系统、政府引导基金,高净值用户、财富管理机构、企业等出资方的心态也越来越犹豫,当中涉及到项目退出难度加大、对投资前景不甚乐观。

  民享资本创始合伙人程韬指出,今年上半年不少投资人投的产品已经出现延期退出、收益不及预期等情况。他说:“过去大部分人民币基金做股权投资的策略都非常简单,就是投资Pre-IPO企业。随着IPO审核趋严,前些年投进去的相当部分资金现在难以如期退出。加上前两年一级市场火爆,许多私募投的Pre-IPO项目估值多在20-30倍动态PE左右,而现在二级市场个股估值也就是在20-30倍PE,甚至更低,这种情况下要说服出资方投新的项目,难度很大。”

  前海梧桐并购基金董事总经理郑羽西认为,A股市场持续调整的影响已经传导到一级市场。而在港股上市的独角兽们相继破发也影响到了相关机构的投资信心,导致整体投资情绪不高。

  “独角兽在A股或港股IPO后的股价表现,将深刻影响国内一级股权投资取向。二级市场投资开始变得理性,不会再盲目替一级市场接盘,这意味着以前一级市场粗放式、短平快的投资策略行不通了。一级市场的各类股权投资机构逐渐意识到了,他们在出资和选择项目标的上会越来越谨慎。”赵明称。

  投资趋谨慎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流入一级市场的资金出现紧缩,继而会引发一级市场整体估值出现下调。

  华峰资本副总裁杨炳龙告诉记者,部分项目估值已经下来了,尤其是一些前期需要烧钱获取流量、变现模式还不清晰的模式创新类企业,自身造血能力弱,融资跟不上就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他说:“创新类企业很敏感,自己主动下调估值,折扣力度也更大,有些项目最低能到五六折。”

  程韬说:“现在压价会好压一些。一些强势的项目方,以前动不动报价十几亿,市场情况好的时候投资机构还会考虑给,现在没人愿意给你出这个价。供求关系在发生变化,项目估值逐渐回归到合理的水平。”

  杨炳龙表示,部分现金流充裕、基本面尚可的企业正在拉长融资窗口,在价格上并未“松口”。但总体看来,一级市场估值正在经历调整期,以最受追捧的独角兽企业为例,此前每轮融资估值要翻上十倍,现在上涨势头已经有所减缓。

  即便如此,投资机构仍然不敢轻易投资项目。“节衣缩食、节省子弹是大部分机构的策略。”赵明表示。

  投中信息研究院数据显示,今年5月PE市场投资案例为86起,较4月份降低36%、但投资金额创下年度最高,说明市场投资越发谨慎,资金在往优质项目倾斜,头部效应明显。

  赵明表示,一方面投资机构开始“捂紧钱袋子”,对估值更加敏感;另一方面,机构仍在积极储备项目,但决策流程比以前要慢很多。他说:“以前一个项目从看完到决钱需要3-6个月,现在拖上9个月、一年都很正常。”

  募资紧张的影响目前仍在持续发酵,除了投资谨慎外,出资拖延甚至签完协议不履约的现象也不时发生。杨炳龙指出,一般基础材料做完了,会将项目推到投决会进行审议;投决会一过,基本上就可以签协议。现在有些项目即使通过了投决会,投资方都不敢签协议,担心后面无法按时履约。一些项目签了协议,钱最后没有到账,由于这类协议一般不设违约条款,项目方也告不了,只能双方协议作废。

  行业加速洗牌

  随着市场环境的改变,一级股权投资迎来新一轮洗牌。赵明对记者表示,受影响最大是此前从一线基金分裂出来的一批小基金,2015年股权投资市场如火如荼,原来一线基金的高管纷纷出来自立门户。

  根据VC-SaaS的数据,中国新募集基金的数量在2014年明显爆发,在2015年飙升至3000只左右,2016年回落至2500只左右,2017年则断崖式下降到850只。

  “这些2015年以来自来门户的高管们在原有平台大多有不错的业绩,脱离老东家后,虽然挖掘项目能力仍然很强,但也失去原有平台给投资项目赋能的能力,很难挤进优质项目。这种情况下,他们后来投的不少是资质一般的项目,现在投资期接近尾声,回报率逐渐显现,这些投资机构很难继续募资并在投资端抢到好项目。”赵明表示。

  程韬认为,对于规模较小、缺乏历史业绩的股权基金,未来LP(有限合伙人)会向GP(普通合伙人)转变、GP会逐步向FA(财务顾问)靠拢。现在已经有这样情况了,一方面由于要给后端提成还无法保证收益率,出大资金的LP不愿意把钱交给GP,更倾向于成立自己的GP来实际管理;另一方面,GP募不到钱又要存活下来,被迫朝财务顾问方向发展,一旦有好项目就推介给有资金实力的机构,借此收取中间费。

  杨炳龙认为,未来两类基金将具备竞争优势,一是未来综合性的头部基金,持续周期长、过往业绩较好,且具备稳定LP渠道;二是扎根细分领域的产业类基金,能够挖掘到行业内优质企业,项目选择上更具备优势。

更多

相关阅读

焦点图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友情连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14 天下金融网(www.21jrr.com),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代客理财及投资指导,凡是以天下金融网名义做股票推荐的行为均属违法!
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天下金融网无关!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166号
苏ICP备14018528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