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资源 | 理财 | 考研 | 职场 | 论文 | 资格 | 投稿 |

全球金融证书大汇总: CFA - FRM - 财务顾问主办人 - 中国精算师 - 保荐代表人 - ACCA - CFP - FECT - 金融英语 - 证券从业 - 期货从业 - 银行从业 - 保险从业 - 更多
金融大学:银行学院 - 保险学院 - 外汇学院 - 债券学院 - 股票学院 - 基金学院 - 港股学院 - 权证学院 - 黄金学院 - 期指学院 - 财经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 金融类书籍下载

当前位置:天下金融网 > 基金频道 > 基金动态 > 文章正文

这群年过80的寡妇 为何走上犯罪之路?

www.21jrr.com发布时间:2018-08-09 16:27文章来源:网络整理投稿给我们

  当今世界,每个国家都面临着各自棘手的社会问题。

  日本作为一个全球闻名的老龄化社会,它的问题大多和老人有关……

  据统计,2017年日本新生人口数为94.1万人,创下1899年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低值,连续两年跌破100万大关。

  相比当年死亡人数估值134.4万人,比上年增加3.6万人,这就意味着2017年日本人口将自然减少40.3万人。

  日本2015年《犯罪白皮书》显示近20年来,老年服刑人数一直在增加。

  2014年与1995年相比,老年人犯罪总数增加了4.6倍,而女性犯罪增加了16倍!其中以盗窃最为显著。

  这些奶奶辈的女犯们,年轻时大多都是安分守己的好人,却在颐养天年的时候,深陷囹圄。

  在日本,高龄犯罪人士被称为“银色罪犯”。

  最让人震惊的是,许多女性“银色罪犯”都是故意犯事儿,竟然是为了能到监狱里“安度晚年”!

  监狱成了越来越多日本奶奶人生暮年的“天堂”和“乐土”。

  这一奇特的景象,还得从日本30多年来的社会变迁说起…

  日本27.3%的市民是65岁或65以上的老人,这个比例差不多是美国的两倍。

  多年以前养老是家庭和社区的责任,但近35年间独居老人数量翻了近6番,目前接近600万人。

  在日本的女子监狱里,每5个女性罪犯就有1个是高龄女性……

  90%的“奶奶罪犯”犯罪都集中在商店行窃这一类的次级罪行…

  按理说年轻时没有偷窃的恶行,为啥到老了管不住自己了呢?

  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孤独,生命中无法承受的孤独

  2017年东京政府调查报告显示超一半在商店行窃的都是独居老人。

  离广岛48公里的Iwaku女子监狱,典狱长Yumi Muranaka表示很多女性“银色罪犯”并不是茕茕孑立,一个人独自活在世上:

  “她们有的人有房子,有的有家庭,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们有一个感觉像‘家’的地方…”

  而另一个重要原因则是:贫困。

  日本高龄女性经济上无比脆弱,她们那个年代,日本女性参加工作的少。

  有些即使工作了,在结婚生子之后也会放下工作,一心扑向家庭。

  日本政府的一项调查显示:70%女性会在结婚后离开工作岗位,孩子大一些了才会出去打零工,这就造成她们在晚年没有退休金可用,日子过的很贫苦。

  另外,日本女性的平均寿命比男性长7年,丈夫一旦不在了,孩子也不在身边,她们无依无靠只能依靠国家福利。

  而国家福利覆盖不了她们的日常生活。

  有位奶奶表示:回顾过去,最幸运的决定就是结婚之后,依然没放弃工作。

  但是……

  日本更多的高龄女性就没她这么幸运了。

  其中一名“奶奶罪犯”表示:“我丈夫去年死了,我们也没孩子,我非常孤独。自己一个人去超市买了蔬菜,看到一袋子牛肉,非常想要,但这对我来说,经济负担太重了。于是我只好偷…”

  在贫穷和孤独的夹击下,奶奶们开始想到了一个能解决所有问题的地方——监狱!

  既能够集体生活排遣孤独又管吃管住。这,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好的”选择了

  2006年,一名74岁的老人在火车站纵火被捕。就在案发的8天前,她才刚刚出狱。

  再次犯罪是因为难以忍受饥寒,只有进监狱才是她唯一的出路。

  于是,日本奶奶们争相涌入,女子监狱变成了高龄女性的养老院……

  而媒体采访的很多奶奶都表示监狱里的日子,让她们更愉悦。

  F女士,89岁。因偷窃大米,草莓,感冒药入狱。

  第二次服刑,被判了一年半。

  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孙子。

  我一个人在福利机构住。

  我曾经和女儿一家住,但最后发现,我拿出全部的积蓄,全都用在了照顾那粗鲁又暴力的女婿……

  T。女士,80岁,偷鱼子,种子和煎锅,第四次入狱。

  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我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偷窃。那时候我想的一切都是努力工作。

  我在一个橡胶厂工作了20年,之后又在一家医院当护工。

  “我丈夫6年前中风了,从那以后便卧床不起。在我这把年纪照顾他真的有点力不从心,但我又不能跟任何人讲我的压力,我没脸跟人说这事。”

  “70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入狱。我行窃的时候,钱包里是有钱的。但我一想到自己的人生……我不想回家,又无处可去,进监狱是我唯一能想到的解脱办法…”

  “监狱里生活容易得多。我只需要做我自己,自由地呼吸。我儿子说我病了,应该进去精神病医院看看。但我认为我没病。是焦虑驱使我开始偷盗。”

  N女士,80岁

  偷了一本书,一把扇子,第三次入狱。

  有丈夫,两个儿子和6个孙子。

  “我每天都是一个人,感到无比孤独。丈夫给了我很多钱,人们总说我有多幸运,可钱不是我想要的。它不能给我带来任何快乐。”

  我第一次盗窃已经是13年前了。

  当时我逛进镇上的一家书店,偷了一本平装小说。我被逮住带到警察局,被一位和善的警官审讯了很多,他人非常好,认真倾听完我说的每一件事。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人倾听。

  最后他扶着我的肩膀说:‘我理解你的孤独,以后不要再这么做了。’

  在监狱的工厂里工作,我都讲不出来我有多享受!

  有一天,我被表彰为最有效率和最严谨的代表,对我来说,这是唯一能抓住的工作乐趣。后来我不能在那儿工作了,生活又变得索然无味了。

  在监狱里,我还有更多乐趣,周围都是人,在这里我再也不觉得孤独了。

  然而,高龄犯罪女性给监狱造成了很大负担,开销逐年增加。

  2015年,监狱老人相关的医疗开支超5千万美金。

  和10年前相比增加了80%。

  除此以外,监狱还有更多护理方面的成本,监狱需要雇佣越来越多的护理人员,帮行动不便的“奶奶罪犯”入厕和洗澡。

  面对这个棘手的问题,日本政府也在着手采取一些措施。

  2016年国会的一项法案为那些累犯的老人提供国家福利和社会系统的支持。

  然而,福利设施的改善速度,依然赶不上人口老龄化的速度。

  很多措施收效甚微。

  日本养老院几乎没有70岁以下的老人,一般只接受80岁以上和一些意识不清的老人。

  不仅如此,养老院的人手还十分紧缺。每年光护士缺口都有4万多,监狱对她们来说不是惩罚,而更像是解脱。

  不要觉得这些和我们无关,日本的现在或许就是我们的未来: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6 年我国65岁及以上人数约为1.5亿人,约占总人数比例11%,近10年一直呈上升趋势。

  再看未来,根据联合国人口司的预测,未来中国65岁以上人口比重将激增。再过40年,老年人口占比将达到30%。

  联合国对中国各年龄阶段人口比重的预测

  确实该考虑一下养老这个话题了。

  我们之前算过一笔账《指望社保体面地养老?没门!我一笔笔算给你看》,依靠社保体面养老不太可能。还是靠自己吧,好好工作、努力挣钱、也不要忘了。

更多

相关阅读

焦点图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友情连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14 天下金融网(www.21jrr.com),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代客理财及投资指导,凡是以天下金融网名义做股票推荐的行为均属违法!
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天下金融网无关!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166号
苏ICP备14018528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