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资源 | 理财 | 考研 | 职场 | 论文 | 资格 | 投稿 |

全球金融证书大汇总: CFA - FRM - 财务顾问主办人 - 中国精算师 - 保荐代表人 - ACCA - CFP - FECT - 金融英语 - 证券从业 - 期货从业 - 银行从业 - 保险从业 - 更多
金融大学:银行学院 - 保险学院 - 外汇学院 - 债券学院 - 股票学院 - 基金学院 - 港股学院 - 权证学院 - 黄金学院 - 期指学院 - 财经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 金融类书籍下载

当前位置:天下金融网 > 理财频道 > 理财资讯 > 文章正文

中国式父母:活着是台印钞机,走了要变成一堆人民币……

www.21jrr.com发布时间:2018-11-09 06:46文章来源:网络整理投稿给我们

周末的时候,猫哥去医院看望一个朋友的妈妈,重症晚期,从四川来京手术,虽然很不乐观,但她的脸上还是挂着笑,历数着自己的好运气:中过两百块钱的彩票,车祸幸存,之前的肿瘤检查为良性等等。

朋友出去的时候,她才显得有点沮丧:为了给自己治病,女儿太累了,联系医院,找好医生,同时还要带两个孩子,还得上班,而自己却一点也不能帮忙,她后悔自己没早点买个寿险,甚至希望自己出个交通意外,这些都能帮她给女儿留下一笔钱…….

听着让猫哥感动,这就是典型的中国父母,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刻,仍旧想着孩子,一想到自己活成了负担,就万般愧疚,哪怕用最极端的、最不合适的方式,也希望家人能过得更好,活着是台印钞机,死了也要变成一堆人民币。

她的女儿曾经走得顺风顺水,独生女,一路学霸考上清华,毕业进外企,一路拼杀到中层,有房子有孩子,又响应国家号召要了二胎,看起来日子过得不错。

但从2017年似乎好日子戛然而止了,老公失业再创业,每天压力山大,婆婆本身就有严重的心脏病,受此影响一股急火上头住了医院,每天药不离手了,而她自己因为生孩子遭遇无法突破的职场天花板,打定主意开始混日子,但依旧不容易,到了今年,母亲生病,钱和精力都成了大问题,孩子还小,老大在读小学,家长群里还有太多的任务要完成,客户要的方案还没出来,老二又在一旁哭闹。

她有时想起母亲时会在车里放声痛哭,尽管曾经对父母有过各种不解和微词,但年龄到了,事就来了,也更能理解了,她觉得自己慢慢的也活成了他们的模样。

不论在哪里奋斗,得承认,父母是永远的港湾,这种依赖不仅是在精神上,更有精力和经济上的扶助,压力无处不在,可能,这种血脉里传承的代际支持,是我们一代代繁衍不息的密码吧。猫哥征集了9个案例,来看看这些有笑有泪的生活。

2“六十岁的漂一代”

在每个中小学、幼儿园门口,等待接孩子的多是他们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因为上学很早,下学也很早,任何在职场上有想法的父母基本都没办法完成接送孩子的任务,于是长辈的余热再度发挥,他们从故乡启程,奔赴子女所在的地方,成为高龄的“漂一代”。

猫哥的邻居曾阿姨,就是这样的“漂一代”,她教了一辈子书,好容易熬到退休却没盼来自由的晚年,面对儿子带孩子的请求,她说自己没法拒绝,这一带就是十年,她每天所做,就是打扫卫生、安顿一家人的饮食,接送孩子上下学,“忙得没空去跳广场舞”。

与琐事相比,婆媳关系难处更让曾阿姨难受。

起床太晚、不固定饮食、爱玩手机、辅导学习容易发火…….每件小事都可能燃起婆媳间的言语交锋,最近又发生了大争吵:平常儿子一个月给四千块供日常买菜等等开销,八月份她回了趟老家,媳妇叫来自己的爸爸帮忙,老爷子走时说一个月有两千就够了。

这句话埋下了争吵的导火索,曾阿姨说,我现在买啥都开发票、记账,六十多岁了还得漂在外面,活得没这么累过。

3老后分居

李叔文艺兵出身,走起路来大步流星,他每年来上海一两个星期,因为住不惯也住不下。

说他来看女儿、外孙女,不如说他来看老伴。自从外孙女出生,老伴就从陕西来京照顾,转眼六年过去了。

因为还要照顾自己的母亲,李叔没办法同来,他们夫妻感情极好,老伴也是干文艺的出身,以前还时不时的夫唱妇随,琴瑟和谐,两人 本来计划很多,去意大利听歌剧,去维也纳看演出,最不济也得走遍大川名山,“完全没实现,反倒更惨了,一辈子感情好好的,没想到老后分居了,居委会新来了人,我都会跟人家说声老伴去上海了,担心人家把自己看成丧偶的。”

当然,这也不是没有好处,他们被迫学会了视频聊天,有时会聊着聊着都哭了。

4候鸟回不去的故乡

二代们能理解这种苦闷,但是无解。没有父母的扶持,他们在大城市的生存将更加艰难。

丁红的父母陪伴十年他们十年,年初父亲病逝,希望落叶归根,之后母亲日渐消瘦,有对父亲的怀念,也有对故乡的思念。

她的父母来自于江西婺源,但遍地金黄的油菜花和白墙灰瓦的老房子更多时候只能存在于回忆中,他们把在京帮助女儿看成是一种义务或者责任,每年他们会回家看看,像一对候鸟,固定的路线,差不多的时间。

他们每次离京都很操心,担心孩子们吃不好或者安排不妥贴,每次返乡都是匆匆忙忙,而归程都像是搬家,丁红常常都抱怨父亲带了太多“没用的东西”,像粉干,江西当地的特产,不算重但是体积大且易碎,所以父亲总是自己亲自看护一路到京,子女们会说这些东西邮寄也可以,但是老父亲总是笑笑,他固执的选择自己的方式,可能是出于习惯。

那一代人一直面临短缺的年代,粮食不够吃、衣服要凭票、水电要限制,所以一直有节俭的习惯和抢夺资源的意识,即便日子好了也很难改,这是渗入基因的东西。

父亲走了,再也没人给丁红带这些不值钱但是温情无限的东西了,“他们更像蜡烛,燃烧到最后一刻都要照亮儿女”。

5永远的钱包

1981年,作家冯骥才到泰山玩,有感于挑山工的辛苦而写了《挑山工》这篇文章,入选过中学和小学的教材。三十多年过去了,这个行当仍旧存在。

上个月猫哥去泰山,发现还有不少女性挑山工。

虽然身材娇小,但她们每次背150斤的货物上山,一天往返几趟,徒手登山已经非常累,何况背着比自己还要重的货物,有些男子都受不了这样的重担。她们每月收入四五千元,猫哥跟一个女挑山工闲聊,她每月将自己的花销控制在三四百块,剩下的钱,要存下来帮儿子买房!

听到的人无不感慨。

农耕民族对土地和房子的感情怎么渲染都不为过。经过几轮普涨,依靠年轻人自己已经无法战胜房价,于是六个钱包买房成为常态。

社科院做过调查,超过60%的年轻人在买房时得到过父母的帮助。他们从赚几十块钱工资的时候就开始储蓄,经过不断的收入上涨和各种收入的汇集,终于攒下来人生最大的财富,但多数人的积蓄赶不上房价,为了子女在城市立足,为了能够娶妻生子,更为了能够获得附加在房产上的受教育等权利,举家族之力买房成了共识。

就像古时的家族,如果希望光宗耀祖,只好倾尽几家人的财力供养子侄辈读书科举,一旦高中则承担家族阶层上升的责任和义务,如果类比,也算是另一种风险投资。只是到了现在,这种努力全都汇聚成一个事:买房。

6“父母要来了”

六个钱包买房的后遗症不小,对于很多父母来说基本掏光积蓄,如果没有好的养老金,老后生活是个问题,与儿女同住是个选择,但是这让不少本来稳定的家庭横生波折。

“父母要来了”,这个问题让老叶伤神。

老叶在京快20年了,有房有车有孩,很平静的小日子,但多两个人就难了。

首先是房子,90平米的两居室,三口之家,女儿日渐长大要有独立的房间,父母来了住哪?不是短期的旅游,而是很长期的生活。

更多

相关阅读

焦点图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友情连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14 天下金融网(www.21jrr.com),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代客理财及投资指导,凡是以天下金融网名义做股票推荐的行为均属违法!
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天下金融网无关!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166号
苏ICP备14018528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