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资源 | 理财 | 考研 | 职场 | 论文 | 资格 | 投稿 |

全球金融证书大汇总: CFA - FRM - 财务顾问主办人 - 中国精算师 - 保荐代表人 - ACCA - CFP - FECT - 金融英语 - 证券从业 - 期货从业 - 银行从业 - 保险从业 - 更多
金融大学:银行学院 - 保险学院 - 外汇学院 - 债券学院 - 股票学院 - 基金学院 - 港股学院 - 权证学院 - 黄金学院 - 期指学院 - 财经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 金融类书籍下载

当前位置:天下金融网 > 财经资讯 > 综合新闻 > 文章正文

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尹中卿:个税改革应考虑抚养系数

www.21jrr.com发布时间:2018-03-11 14:15文章来源:网络整理投稿给我们

(原标题:尹中卿:个税改革应考虑抚养系数)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个税改革应考虑抚养系数

去年以来,中国经济出现了很多新名词、新动向。党的十九大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发展的目标要求更新。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打好“重大风险防范、精准脱贫和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风险如何防范成为经济界热议话题。个人所得税的改革更是吸引了舆论聚焦。年度预算的审查也在2018年出现了新的挑战。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尹中卿接受南都记者专访。尹中卿表示,当务之急要建立适应高质量发展的指标评价体系,金融风险的防范目前正处于时间窗口,政策措施既要形成合力,又要防止过火。新预算法实施三年,下一步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政府性基金的预算应该更加透明,部门预算则应该要落实全口径横向到边的原则。

谈增长6 .5%左右揭秘制定增长目标背后争论

南都:今年发展主要预期目标是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6.5%左右,在你看来,为什么是“6.5%左右”?

尹中卿:怎么确定2018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讨论的时候,各方面主要有四种观点。第一种观点希望不要再提经济增长指标。第二种观点建议维持2017年提出的“6.5%左右”,实际上2017年提出时后面还有一句———“实际执行中争取更好结果”,当时还是希望能够比6 .5%高。第三种观点建议比照2016年的“6.5%-7%之间”,让增速低的地方不着急,增速高的地方也不要太快。第四种观点,还有人提出来中国经济已经触底,2018年应该反弹了,中国还应该有一二十年的高速增长,应该提“7%以上”。

最后,中央还是主张维持2017年提法“6.5%左右”,但是不再讲要争取更好结果。中国已经不具备高增长的条件了,我们的需求结构变化,消费升级,劳动年龄人口减少,金融风险积累、资源环境压力等客观条件制约了潜在增长率。我们不是不能达到7%的增速,但是勉强达到可能会积累更多矛盾,不利于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利于风险防范和化解。

我们不应该再继续追求高增长。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继续刻意追求高增长带来的后果可能是加剧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

我们也没有必要追求高速增长。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关键不是解决有没有的问题和多少的问题,而是解决好不好的问题,要把各方面的注意力集中到追求发展的质量上。

谈高质量发展需要改革指标体系的指挥棒

南都: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国经济应该注意什么?

尹中卿:第一,构筑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这要通过体制改革来完成,涉及财政体制、金融体制、投融资体制、外经贸体制、科技教育体制、生态资源环境体制、社会保障体制等,这是一个更长时间内将一直进行的工作。

第二,要形成促进高质量发展的政策体系,就从现在做起,包括财政、金融、产业、对外开放、科技、社会保障、环境保护政策等等。

第三,要建立体现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高质量发展和原来的发展有什么区别?那就看指标体系一样不一样。

第四,要建立有利于促进高质量发展的统计体系。

第五,要形成有利于促进高质量发展的绩效评价体系和政绩考核体系。这是一个整体的系统。

南都:我们现在的发展指标体系是怎么样的?

尹中卿:长期以来,我们是以GDP作为最主要的增长指标。以GDP为核心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在产生之后,就受到很多专家学者的批评。早在1972年,罗马俱乐部就提出,GDP没有包含所有的创造力,比如家庭妇女的劳动。最近这些年,国内也有人认为,GDP不能涵盖新经济。

全国人大代表每年审查年度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报告。2017年一共提出65项发展指标,其中约束性指标19个,预期性指标46个。19个约束性指标中,我们完成16项,有3项没有完成,分别是: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比重、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地表水达到或好于三类水的比例。

在46项预期性指标中,44项完成得比较好,有两项低于预期目标。一项是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计划是增长10 .5%,实际增长是8.2%,扣除价格因素之后大致在7%左右。第二项是服务进出口额,计划是增长9 .5%左右,实际完成是6.8%。

此外还有3项预期性指标完成情况与预期值有差别。一项是为残疾人服务设施数计划是4033个,实际完成3877个,差距不是太大。境外直接投资(计划1700亿美元,完成了1200亿美元)和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长率(计划是12%,实际完成8.2%),这两项低了或许是好事儿。

南都:2018年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是否修改了发展指标?

尹中卿:在讨论2018年的发展指标安排上出现过争论。在2018年的计划草案中,“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取消了,理由是现在不追求投资了,但很多专家学者的意见是不要删去。

我们衡量整个经济增长,从需求侧看就是投资、消费、进出口三驾马车,如果计划大表里把投资这项取消了,之后所有分析工作都会受影响。我认为,优化结构、提高效益,不是不要投资,任何国家即使高度发达,也还是要有一定数量的投资。

2018年的计划草案大表去掉了“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指标,新增了“调查失业率”指标,还是65项指标,其中还有六项指标从数字要求改成了文字表述,分别是:服务进出口额、外商直接投资、境外直接投资、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率、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围填海总量。

还有一个争论是在“城镇新增就业人口”的预期性指标上。我们连续多年每年都完成1000万以上的城镇新增就业人口,但前些年有关部委一直坚持计划定在900万,即使上年度完成了1200万,提出的计划指标还是900万,近几年在全国人大财经委的一再要求下,计划指标改到1000万,去年在李克强总理的坚决要求下,改到了新增城镇就业人口1100万。实际上,我们连续几年都完成了1300万以上的城镇新增就业人口,所以我们最近主张2018年目标设定为1200万。因为每年的退休人数都超过700多万,2018年仅高校毕业生就有820多万人。我认为,对于完成比较好的指标应该要适当加码,对于完成比较勉强的要加强力度,不能说哪个指标完成不好,就不提了。

南都:应该如何形成有利于体现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

更多

相关阅读

焦点图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 友情连接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3-2014 天下金融网(www.21jrr.com),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代客理财及投资指导,凡是以天下金融网名义做股票推荐的行为均属违法!
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天下金融网无关!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166号
苏ICP备14018528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