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资源 | 理财 | 考研 | 职场 | 论文 | 资格 | 股票学院 |

股票学院: 股票入门 - 股票知识 - 股票术语 - 炒股技巧 - 选股技巧 - 跟庄技巧 - 炒股经验 - 投资策略 - K线图 - 均线 - 分时图 - 成交量 - 波浪理论 - 基本面分析 - 心理分析 - 涨停研究 - 趋势线 - 江恩理论 - MACD - KDJ - 技术指标 - 买入技巧 - 卖出技巧 - 财经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 金融类书籍下载 - 银行学院 - 保险学院 - 外汇学院 - 债券学院 - 股票学院 - 基金学院 - 港股学院 - 黄金学院

当前位置:天下金融网 > 财经资讯 > 资本金融 > 文章正文

亲爱的江先生(陶欢江郁廷)TXT全文阅读

时间:2020-03-25 19:14:21来源:未知作者:唯美
核心提示:▲【热门力荐】【经典版+番外】【推文+百度云+加贴网盘+限时免费+番外】《亲爱的江先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力荐】【经典版+番外】【推文+百度云+加贴网盘+限时免费+番外】
《亲爱的江先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结+番外】「百度云+无删减」。
《亲爱的江先生》目录
第1章 免费
第2章 免费
第3章 免费
凰网科技讯 北京消息,据路透社报道:
搜索微信公~众~号【热文坊】
关注后回复 书号:【0077】即可阅读全文。
    陶欢其实也只是故意‘整’江郁廷,见他认错态度良好,便偷着笑大方地原谅了他的‘错误’,只是可悲的是,江郁廷费了老大的劲,蹭了饭,却没能把小姑娘拐到自己那里。

    江郁廷坐在车上,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小姑娘穿过马路,回了小区。

    他刚是要下去送的,但她不让。

    他要带她去他那里,她也不去。

    yb团队

    江郁廷算是知道了,小姑娘较真的时候十头牛都拉不住,再好的话也哄不住,江郁廷‘算计’了一晚上,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他气的抬手拍了一下方向盘,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跟她开这样的玩笑了,当真开不起。

    江郁廷一直坐着没动,不下车,也不开走,等差不多觉得陶欢应该上了楼,他这才掏出手机,给陶欢发了一条信息:“到家了?”

    陶欢回的很快,就一个字:“嗯。”

    江郁廷:“那你洗洗就睡吧,已经极晚了,我走了。”

    A小欢哥:“开车小心。”

    江郁廷笑,见她关心他,他还是很高兴,低头打字:“我知道,我会小心的,你不用等我,洗完澡就睡,我到家了会给你留言。”

    A小欢哥:“好。”

    江郁廷看着这个好字,半天没有动,大约七八分钟后,他将手机放一边儿,开了车往南湖湾去。

    到了家就给陶欢发了一条信息,报平安。

    陶欢还在洗澡,今天在包厢里吃饭,都是同事,又是喝酒又是吸烟的,陶欢一回来就满身的烟酒味,她全身都洗,包括头发,所以时间就慢。

    江郁廷开车回去最多三十多分钟,陶欢在跟江郁廷结束发信息之后还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跟陶潜和周喜静说了一会儿话,这才去洗澡,也就洗到一半,手机在卧室里放着,没有看到,等她洗完澡出来,又吹干了头发,都快十一点了。

    拿起手机就看到了江郁廷的信息,有三条。

    十点三十左右,发了一条:“我到家了,你没在等我吧?”

    可能她没有回,他有些恼,就找了一张超极大的网络图,上头显示:媳妇了?

    过了一会儿,她还是没回,他就没发了,可能去洗澡了吧。

    快十一点的时候,他可能洗好了澡,准备睡了,就又发了一条:“我睡了,晚安,老婆,不跟你亲了,不然我晚上又睡不着。”

    之后就没第四条了。

    陶欢看完这三条信息,没回,将手机定了闹钟,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熄灯睡觉。

    第二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江郁廷发信息,江郁廷刚醒,正准备摸手机,听到有信息进入,立马翻身而起,靠在床头,将手机打开,看微信。

    见是陶欢发的,他笑着当下就拨了过去。

    陶欢秒接,不等江郁廷开口,她先说:“醒了?”

    江郁廷的声音含着惺松的吵哑,份外迷人,他低声说:“嗯。”

    把手机拿开看了一眼时间,才六点十分,他问她:“你怎么也起这么早,不是六点半起吗?”

    陶欢说:“为了先回你信息呀。”

    陶欢昨天去虹旗集团正式报道,江郁廷送的她。

    陶欢的驾照已经拿到了,过年倒也练过车,但很生,不敢一个人开。

    江郁廷也不敢放她一个人开。

    约摸着搬到滨海天景了,在那里练车,因为那里人少,路面宽,且马路修的油光闪亮的,是练车的好地方。

    等练熟了,他坐副驾,让她开着看看。

    所以这段时间,江郁廷不辞辛劳地每天送她上班和下班。

    江郁廷定的是六点的闹钟,在家收拾一番,开车过去后也差不多到了六点四十这样子。

    平时江郁廷都是在楼下吃了饭,直接去上班。

    现在要送小女友,就不在楼下吃早饭了,直接去陶欢那里,跟陶欢一起在她的小区楼下吃。

    二人是商量好了的,所以江郁廷知道陶欢不到六点半不会起来。

    听了陶欢的回答,江郁廷想到了昨晚发给她的,她没有回的信息。

    江郁廷笑说:“一夜都惦记着我呢?是不是惦记的一夜都没睡,这才醒这么早,就非要听听我的声音?”

    陶欢说:“贼惦记,你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惦记的?”

    江郁廷脑海里补了一下她跟他的‘夜生活’,身体莫名的紧了紧,他低声说:“你别一早上勾l引我,以往的经验告诉你,男人早上经不起撩。”

    陶欢很正经的语气说:“我是实话实答呢,你别往歪处想。”

    江郁廷说:“是我想歪了吗?你在故意误导我吧?”

    陶欢说:“天地良心,我没你那么能想。”

    江郁廷说:“那你说你昨晚贼惦记我。”

    陶欢说:“嗯,惦记没回你信息。”

    江郁廷说:“有什么差别吗?不都是惦记我,你承认你惦记我,我又不会取笑你,今晚上让你如愿以偿,直接拿身体给你惦记,不让你可怜地想着了。”

    陶欢说:“别,吃不消,你还是让我偷偷惦记吧。”

    说着,又道:“别侃了,都几点了,起床过来,第二天上班,不能迟到。”

    江郁廷拿开手机看了看时间,感觉没聊几句话,怎么就六点二十了。

    江郁廷说:“跟你在一起,时间就是过的特别快,你说神奇不神奇,这天地间产生了爱情,却不给爱情耳鬓厮磨的时间,太过份了。”

    陶欢笑:“你起不起,我挂了。”

    江郁廷说:“起了。”

    他冲着话筒亲了一下:“等我接你。”

    陶欢嗯了一声,挂断。

    江郁廷:“……”回回都不知道亲我一下。

    江郁廷搁下手机,麻利地起床收拾,换上工作服,去接陶欢。

    开过去都六点五十了,吃完都七点二十了,江郁廷是八点上班,陶欢也是,还有四十分钟,将就着够用。

    江郁廷开的挺快,怕堵车,上了环城高速。

    路上,陶欢问他:“你打算什么时候辞职来虹旗?”

    江郁廷看了她一眼,说道:“结婚前,我打算在我们两家办酒席前先请公司的领导和同事们一起吃一顿,然后在那一天,提出辞职,算是婚宴,也算是辞工宴吧,这几年呆在虹旗集团,领导和同事们对我照顾有佳,这顿饭我得请。”

    陶欢说:“确实得请。”

    江郁廷说:“那天你也要去,婚宴当然得有女主人。”

    陶欢说:“哦。”

    江郁廷左手控制着方向盘,右手伸出来牵住她的手,笑着说:“婚房在月底装修好,等装修好了,咱们先搬进去住住?我妈说,婚前得先镇镇宅。”

    去年江郁廷就已经跟陶欢把结婚证拿了,因为要买房,所以拿的早,这事儿陶潜和周喜静都是首肯了的,所以,就算现在江郁廷要求陶欢搬过去跟他住,陶欢也没说的,只是因为江郁廷体贴她,让她多与父母住几个月。

    婚房从全额付款之后就找了装修公司去装了,因为时间赶,面积又大,还是冬天,装修公司可以说是日以继夜。

    好在滨海天景的别墅并不是一座挨着一座的紧罗密实,别墅都是独栋,栋与栋之间都以风景树隔开,那些风景树说是风景树,其实就是防燥树,因此,整个小区并没有装修时间的限制,或早或晚,或工作日或周末日,只要你想,皆可装修,也不会吵到别的邻居们,所以,进度就快。

    现在装修用的全是无污染无毒的防料,装修完就可以住进去了。

    但是,陶欢还是觉得装修完至少得晾晒一个月才安全,所以拒绝了。

    江郁廷说:“那晾一个月,四月底咱们住进去。”

    陶欢这回没反对了,说了一声好。

    江郁廷笑,拿起她的手在唇边吻了一下,然后又松开,认真地开车。

    等把陶欢送到虹旗集团,江郁廷就返回世工集团,中午他在世工集团的食堂吃饭,陶欢在虹旗集团的食堂吃饭,两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虽然不能见面,可甜蜜的爱情即便隔了老远,还是萦绕在二人身上。

    逢了周六周末,江郁廷就接陶欢去南湖湾住,白天带陶欢出去练车,就用自己的车让她练,晚上二人尽情地享受着彼此。

    如此过去了一个多月,四月十六号这天,江郁廷向世工集团设计部的上层领导下层同事,甚至是经常与他合伙搭着出差的项目部同事以及业务部同事还有翻译部的同事们发了邀请函,请他们在十八号那天晚上八点到Angel休闲度假大酒店参加婚庆喜宴。

    因为老早就听说江郁廷要结婚了,所以,他这邀请函一发,所有人都响应了。

    每个人都备了红包,积极参与。

    这天陶欢打扮的很漂亮,本来她就漂亮,稍一打扮,就更加的迷人,偏她今天为了添喜庆,又穿了一套红裙。

    可以想见,她多么的耀眼。

    小姑娘特会买衣服,也特会搭配,红裙是长袖款,领口是圆的,搭了一条袖珍黑色珍珠项链,当然,这项链也是江郁廷送的,是从铭煌珠宝买的,价值不菲。

    红裙不是江郁廷买的,他也从没见陶欢穿过。

    猛然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都直了。

    虽说二人在一起都快三年了,但还是忍不住眼前一亮。

    束腰,鱼尾,黑色丝袜,高跟鞋,外搭一件黑色蕾丝边的轻薄风衣,又时尚又靓丽,长发打了卷,又化了淡妆,唇红齿白,眼睛笑起来一闪一闪的,江郁廷知道,那是眼影的效果。

    真好看。

    但是……她为什么要打扮这么漂亮!

    她不知道设计部大多都是男人吗?

    今天的客人,真的有九成以上都是男的,女同事极少极少。

    她穿成这样,真是让他又纠结又幸福。

    等她走到跟前了,江郁廷欲言又止地将她看了一遍又一遍,那表情,真是极难描绘。

    陶欢蹙眉,低头扫了一眼自己,问他:“不好看?”

    江郁廷说:“我再强调一遍,咱出门穿老土点行么,你本来就好看,还穿这么好看,你是觉得这年头的治安很好,还是觉得这年头的男人都不长眼的?”

    陶欢笑:“很好看?”

    江郁廷说:“把红裙子换了。”再低头扫她的腿:“丝袜也换了。”

    陶欢将黑薄大衣一拢,说道:“不,就要这样穿。”

    江郁廷看着她,小姑娘傲娇的小模样都能这么好看,他手心发痒,将她往怀里一抱,低声说:“你不哦,晚上你别又哭着求饶,我不会心疼你的。”

    说完,拉开车门,将她塞了进去。

    他绕过车头从另一边上车。

    等坐好了,陶欢转头瞪着他:“我这么穿不也是想给你长脸吗,穿的太难看,你不丢人?”

    江郁廷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我丢什么人,你就是丑八怪我也愿意带你去,只要你是我媳妇。”

    陶欢说:“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是见我长的好看,才这么说,假如我长的很丑很丑,你会喜欢我?毫无心理障碍地带我去见任何人?”

    这个问题还真是问的精辟。

    江郁廷深思了一会儿,这才抬头看着她,说道:“如果你长的很丑,我大概真不会喜欢。”

    陶欢举起包就往他身上砸去。

    江郁廷伸手接住,笑道:“你这假设不成立,因为你就是我喜欢的。”

    陶欢哼道:“喜欢脸的男人都肤浅。”

    江郁廷笑,将包还给她,还给她的同时一手压住她的椅座,一手压住她的椅背,将她困在座椅里,低头吻着她。

    江郁廷不会跟她说,在她之前,他姐姐和姐夫给他介绍的那些女人,个个长的如花似玉,他若是肤浅的男人,只喜欢皮相的,哪里轮得到她坐在他的车里,享受他的吻,享受他独一无二的宠爱,享受他这个人给予的一心一意。

    一吻结束,他抵着她的耳朵,轻声说:“如果我很丑很丑,你会喜欢我吗?”

    陶欢眨了下眼。

    江郁廷又说:“若是我什么都没有,你爸妈会同意把你嫁给我吗?”

    陶欢又眨了下眼。

    江郁廷说:“我自信能拿下你,是因为我知道我的条件能让你满意,你能让我欢喜,也是因为你的条件能让我满意,这是我们之间彼此存在的事实,我遇到你的时候,你是最好看的,你遇到我的时候,我亦是最优秀的,这就够了,嗯?”

    陶欢用手指擦着他唇瓣上的口红,漂亮的眉眼里溢出一丝笑,简直不要太勾人。

    江郁廷受不住她这样的勾人姿态,拿开她抵在唇上的手,又将她吻住。

    ——

    江郁廷觉得小姑娘现在变坏了,不知道是被他带坏的,还是她骨子里就是这么坏,刚刚都差点害他破戒,这会儿还来。

    江郁廷的车停在Angel休闲度假大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倒没人,可被小姑娘这么缠着,他一会儿别想见人了。

    江郁廷拿纸对着后视镜擦唇上的口红,还有脸上的口红印,还有脖子上的口红印子,小姑娘在一旁咯咯咯的笑,明显的幸灾乐祸。

    江郁廷叹气,费劲地用湿巾将那些口红全部擦完后,瞅着她:“晚上再好好收拾你。”

    他说完,将湿巾一扔,下了车,又过来拉开车门,将蒙着嘴还在笑的小姑娘给拽下来,然后拿开她的手,看了看她的唇。

    略红,略肿。

    他笑:“别擦口红了,就这么进去吧,这颜色比你口红好看多了。”

    陶欢说:“不行。”

    江郁廷说:“反正吃饭的时候还会掉,你这口红不是专门给我吃的吗,就不要浪费了。”

    陶欢说:“我擦不掉色的就不会掉。”

    江郁廷不依她,反正就是不允许她再擦那劳什子口红,本来就够艳的了,还擦口红,她是嫌她还不够好看吗?

    江郁廷将车门锁住,拽着她去找电梯,其间严令五申,不许她再擦口红。

    陶欢嘟了嘟嘴,倒真没擦了。

    因为请的人比较多,江郁廷就定了五个包厢,基本上全部坐满,江郁廷带了陶欢上去之后就碰到了同事们,他带着陶欢与他们一一打招呼,然后招呼他们到包厢里面,差不多等人都到齐后,江郁廷就让服务员上菜,等菜的时候,所有人都夸江郁廷的媳妇好看,江郁廷自是高兴的,高兴的不是那句好看,而是那句媳妇。

    都不对陶欢用女朋友的称呼称她,直接称他是江郁廷的媳妇,这说话技巧,果然不愧是大公司出来的人。

    陶欢笑着与他们一一认识,江郁廷重点介绍了他的几个领导,领导们还是很和气的,笑着夸了陶欢几句,又说江郁廷有福气,说着菜上了,几个人就落桌,既是喜宴,自然要喝酒,江郁廷真心不想让陶欢喝酒,怕她醉,但这么个场和,她不喝一点儿也不行,就放任她喝了几杯,后面就死活不让她喝了。

    等宴席结婚,江郁廷跟几个领导们说事儿,说什么事儿,陶欢自然清楚,陶欢也不去打扰,在门外送客。

    等客人送的差不多了,那道门才打开,领导们走出来,一副痛失所将的表情冲着江郁廷握了握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走了。

    陶欢小声问江郁廷:“你提了辞职,他们准了?”

    江郁廷说:“嗯,准了,能不准吗?世工集团虽说厉害,可虹旗集团也不弱,两个公司虽然有竞争,但也是合作伙伴,去他们公司前他们就知道我有个姐姐是虹旗集团的小夫人,当时还问我跳不跳槽来着,我说不跳槽。”

    陶欢笑道:“可你最终还是跳槽了。”

    江郁廷捏她手:“还不是为了某个人,搁在古代,你就是红颜祸水。”

    陶欢说:“高抬我了不是,人红颜祸水都是跟执掌江山的帝王般的人物扯在一起的,我还没那份量。”

    江郁廷笑说:“怎么没有,我打片江山给你祸,让你实至名归。”

    陶欢说:“得了吧,你打了江山,不等我祸,夏姐就从中截胡了,还有我祸的份吗?”

    江郁廷一愣,接着就哈哈大笑,这小姑娘不愧是写稿子的,整的他笑点又出来了。

    江郁廷将她拉进包厢,抱着她坐在椅子里,吻着她的眉头,说道:“明天我就失业了,不想住南湖湾了,太远,滨海天景的别墅已经全部弄好了,也晾了大半个月了,今晚我们就住进去,好不好?”他又抵着她的额头,轻声说:“今天这顿是喜宴,晚上算不算我与你的洞l房之夜?既是新婚,就要住新房的。”

    繁华锦世 说:

搜索微信公~众~号【热文坊】
关注后回复 书号:【0077】即可阅读全文。

相关阅读

焦点图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20 苏州骐云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代客理财及投资指导,凡是以天下金融网名义做股票推荐的行为均属违法!
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天下金融网无关!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166号
苏ICP备14018528号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

天下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