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资源 | 理财 | 考研 | 职场 | 论文 | 资格 | 股票学院 |

股票学院: 股票入门 - 股票知识 - 股票术语 - 炒股技巧 - 选股技巧 - 跟庄技巧 - 炒股经验 - 投资策略 - K线图 - 均线 - 分时图 - 成交量 - 波浪理论 - 基本面分析 - 心理分析 - 涨停研究 - 趋势线 - MACD - KDJ - 技术指标 - 板块概念股 - 财经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 金融类书籍下载 - 银行学院 - 保险学院 - 外汇学院 - 债券学院 - 股票学院 - 基金学院 - 港股学院 - 黄金学院

当前位置:天下金融网 > 财经资讯 > 资本金融 > 文章正文

《美丽新世界第7话臣服于我吧svip》(无修减下拉式)(全文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1-11-10 10:52:38来源:未知作者:shuiyaoyao
    ▲【原创高清版漫画】《秘密教学》韩漫+无限阅币+无删减+高清+全章节+无弹窗无广告
    VIP人气漫画⇔韩国都市漫画《秘密教学》免费已上新[完整全集+永久免费+百度云+下拉式+蓝光画质]
 
    ①长按下方二维码图片识别或者保存二维码图片到相册
    ②用浏览器搜索框栏的相机扫一扫即可进入官网看漫!

 
    以下内容与漫画无关!
    夜色苍茫,乱云飞渡。
    陡峭山崖边,身形高挑的青衣男子在暗光浮动的阵法中吃力地站起身来。
    他的衣袍血迹斑斑,破裂了许多处,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看到浸着黑血的白骨。
    他单薄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抖动,明明一副强弩之末的凄楚模样,但他淡色的眼眸里却满是势在必得的阴鸷与癫狂。
    他的手指抿了抿嘴角的鲜血,接着慢慢抚向自己的颈后。
    脖颈后的骨骼小凸起触到血液后,“嗖”的一声微响浮现出青蓝色的小阵图。男子的意念一动,手指微勾了勾,一条冰蓝色的长鞭倏然出现在他手中。
    “孽畜,臣服于我吧!”
    男子一声长喝,长鞭爆发出强劲的冰蓝色光波,带着毁灭性的力量扑向对面黑气缭绕的人影。
    “痴心妄想……!”
    人影发出冷呵,但显然招架不住,声音里带着些吃痛的闷哼。
    男子脸上得意之色更甚,他咬牙又是一挥长鞭,脚下的阵法渐渐包裹向那道人影,冰蓝色的光波丝丝销蚀黑气,长鞭则是牢牢捆住了那道越发扭曲的人影。
    突然,男子的脸上血色全无,他的眸光涣散了几分,周身冰蓝色的光波也急速黯淡了下去。
    男子咳出一口血来,黑发在空中飘扬飞舞、凛凛发声,面朝下砸了下去。
    阵法已经牢牢收拢住那道黑影,男子无力地抬了抬眼皮,使出最后一丝力气将它绞杀。
    弯月破开云层,狂风止住怒号。
    瑕光辉映之下,砾砾崖石上躺着一个男子和一个小男孩。
    “苏如许……嘶……你他妈的……”
    床榻上的清瘦男子低声骂骂咧咧扶着脑袋坐起身来。
    眩晕感减弱后,苏遇寒皱着眉头放下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
    我他妈的……
    哎呦……?
    古风古色的床榻边立着一个眼角泛红的小正太,两只小手死死抱上了他的胳膊,低着头一语不发只是抽抽噎噎。
    男孩穿戴整洁周正,头发高高束起,还用了一支青玉簪子别着。
    看这俊朗的面容,正经的气质,还有这星星熠熠、正气凛然的一双丹凤眼……
    虽然还没成型,但好像……是男主?
    “正则……?”
    苏遇寒试探着叫了声,结果发现自己的声音温润柔和得不行,甚至听着还有点儿……娘。
    苏遇寒心里一慌,他该死的妹妹不会把女主的名字改成他的名字了吧?
    我特么……
    苏遇寒的心肌简直就要梗塞,他竟然穿成了他妹妹狗血玛丽苏且还是巅峰之作里的女、主、了?
    就……?
    昂……?!
    当代男大学生竟然穿成网文里的女主?
    ……
    事件开始极其平平无奇。
    苏如许,他妹妹,一个深受言情小说熏陶的奇女子,在某个深夜毅然决然走上了熏陶其他少女的伟大之路——写小说,写言情小说,写狗血言情玛丽苏小说。
    然后平平无奇的一天下午,新晋作者+起名废苏如许殷勤地给他买了奶茶。
    “哥~哥哥~”苏如许抱着他的胳膊宛如眼角抽搐地眨眼睛。
    “干嘛?”苏遇寒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哥,你的名字可真好听……啊,每每思及、念及、咂摸及,一副陌上冷玉公子翩然……”
    “苏如许!”苏遇寒直接上脚踹开她,鼻孔抖动有如QQ上新出的小黄脸表情,“你正常点儿,我害怕。”
    “哼,男人……”苏如许硬气了几分,“哥,借你名字一用!”
    “我的巅峰之作,人物名字想不出来了。”
    “我觉得你的名字很不错,征用了。”
    苏如许捏了捏小拳头还呲了呲牙,大有你同意就同意,不同意我也照样用的架势。
    苏遇寒日常屈从,嘬了一口奶茶,比了个OK:“没问题呢,我的老妹儿。”
    然后苏遇寒看着苏如许兴冲冲地敲下“enter”键,然后一阵抽魂鞭命的眩晕,然后……苏遇寒光荣地穿书了……
    啊就……穿书了。
    别问他为什么如此确定,他是亲眼看到“自己”仰头躺在沙发上,然后意识离“自己”越来越远,然后游历了一番他妹笔下的大好河山(想不确定也难,环境描写全是他代写的),然后嗖的一下进入了一个趴在地上的长头发的人身体里。
    所以说,摔成了个狗啃泥姿势的人……
    竟然是女主?
    说好的外貌清雅俏丽,说好的出场风光亮丽,说好的爱慕拥护者遍天下呢!
    hetui!摔得半死不活跟滩烂泥一样!
    苏遇寒腹诽不已。
    “师尊!”
    粉雕玉琢的小少年扑了上来,委委屈屈地开嚎了:“您可算是醒了!”
    不是女主!
    苏遇寒喜上眉梢,就差拍手叫好了。
    太好了,老子清白保住了啊!
    陆正则又小声唤了苏遇寒一声:“师尊,您还好吗?”
    师尊是被他扑疼了吗?
    为什么身体在轻抖个不停啊?
    “啊?”苏遇寒怕自己表情太过猥琐吓到自己的大外甥,连忙正色并且带上一抹虚弱道,“咳咳,正则啊……为师这是怎么了?”
    陆正则憋了好久的眼泪哗的就流了下来:“都是徒儿的错,徒儿不该乱逞强,害……害得师尊……”
    看着更傻了……
    苏遇寒最受不了小孩子的眼泪,苏如许小的时候时不时就爱哭几嗓子,流了鼻涕还总往他袖子上抿,以至于他到现在都有心理阴影。
    苏遇寒连忙哄住了陆正则的眼泪,三言两语问出了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听完之后,苏遇寒又想作出鼻孔抖动的表情了。
    嗯,故事大概就是,他的大外甥和他的外甥女儿一起开开心心去后山挖草药,挖着挖着挖到禁地里去了。
    大外甥拉拉外甥女儿的袖子,提醒道:“师姐,再往里可能会危险……”
    外甥女儿对此表示很不屑:“怕什么?我可是掌门的内门弟子,我师尊和你师尊可不一样。”
    大外甥很不服气:“我师尊怎么了?我师尊医术高超!”
    “但他也就只会教你怎么把脉啊!”外甥女儿甩了一下自己的小辫子,抬步走进去了,“我才不怕呢。你怕的话回去就好了。”
    然后大外甥为捍卫自己师尊的威严,抬着小步子也跟上去了。
    苏遇寒心想,熊孩子就是该,越不让干啥越干啥!
    果不其然,两个小娃子进去没多会儿应该就是碰上了本书的反派大大,叫……叫什么忘了。
    不重要,重要的是反派大大虽然是魂体,但收拾两个小孩子还是绰绰有余啊。
    然后大外甥拖着半死不活的外甥女儿逃出了禁地。
    然后掌门发话了,意思大体是:我的徒弟被揍成这样,你的徒弟却还好好的,这不行!你要不把我徒弟治好,要不把你徒弟送给我当徒弟!
    “然后师尊您亲自跑到白栖山去为微漪师姐挖灵药,谁知碰到了一只百年北玄参成精,然……然后……”
    大外甥抬起俊脸,皱着小眉头斟酌着怎么继续讲下去才不会让师尊感到难为情。
    苏遇寒捂了捂眼,嘴角瘪了瘪,有些欲哭无泪。
    就这?
    就……就被一只小参精给打成了这样?
    那么娇弱的吗!
    他作为男主师尊的意义在哪儿?
    不对,苏遇寒仔细地想了想,这个会看病但不抗打的,好像是男主的前师尊来着?
    掌门怕原装师尊耽误男主成才,硬是给要走自己亲手教大了。
    他的存在好像只是为了证明男主精通医术的合理性……
    苏遇寒在心里忍不住问候了苏如许千万遍。
    特么的闹了那么大阵仗,还给他买了杯奶茶,就只是用他的名字编了个回忆里的弱鸡前师尊?
    苏遇寒仔仔细细地想了想,这个前师尊的人设,好像是……嗯……昂……白莲花?
    沉静内敛、温和柔美的一朵白莲花。
    好像还暗恋比自己小一百多岁的楚微漪,也就是女主。
    最后好像是某次男女主合力打小boss的时候,他跟着看戏,呸,想着提供救助,结果一不小心被战斗余波波及,直接升天了。
    苏遇寒突然感到胸口有些闷痛。
    “师尊,您不舒服吗?”
    见苏遇寒的表情微微有些不对劲,陆正则关切问道。
    “没事儿,”苏遇寒咽下来自亲妹的狗血,尽量保持心平气和,“正则啊,师尊问你哈,师尊当年吃了多少灵药结的金丹啊?”
    还能再吃点儿提提修为吗?
    这也太弱了吧?
    仿佛知晓自家师尊用这种语气时惯常想的会是什么,陆正则程序式般老实巴交地露出强颜欢笑的表情,道:“师……师尊……”
    “开……开玩笑的。”苏遇寒露出苦涩一笑,扯回话题,“咳,正则,后来呢?那颗北玄参,为师……”
    “拿下了!”陆正则的眼睛弯着笑了笑,好像想要安抚苏遇寒的情绪,“师尊可厉害了,把那北玄参拿下了!”
    苏遇寒心想,好歹是个做男主的人了,你可别这么没出息。他自己也被打得半死,这才拿下了一颗小参精,有什么好得意的……
    “还有……”
    “嗯?”
    “您还误伤了一个普通的男孩子……”
    “他大概是个孤儿,伤得不是很重,但醒来两天了也没有开口说过话……”
    就是不单自己被小参精打了个半死,还连累一个本来就很凄惨可怜的普通娃子跟着受了罪?
    苏遇寒再次对原身的能力表示嫌弃。
    “他现在在哪儿呢?”苏遇寒扶额问道。
    “听说师尊醒了,大师兄去带他来见您了。”陆正则道。
    “师尊。”
    正说着,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推门进来了。
    昂……这么说进来就进来了?
    他都还没来得及披件衣服……
    苏遇寒还想着矫情一下,转而操淡地想了想自己在书里几近透明的存在感,倒也没什么好纠结这个的了哈。
    再说,搁以前,苏如许都是招呼不打、直接用脚踹开他的卧室门的。以至于苏遇寒在应该羞着脸学习的年纪错过了一次又一次人生的启蒙。
    苏遇寒稍微感慨了一下自己悲凄的过往,接着抬眼望去,只见精壮青年的身旁站着一个瘦巴巴的小男孩。
    那小男孩正微低着头,眼睛却偷偷向上望着,透过乌黑细软的睫毛与发丝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男孩大概十岁左右的样子,看起来比陆正则大不了多少。
    眼下他穿着杂役穿的粗布褐衣,比及陆正则精致雅丽的锦衣校服,乍一看显得整个人都灰扑扑的,有些平平无奇的样子。
    但像是被什么牵动着心绪,好像有什么细微的声音引诱他要看下去,苏遇寒很想很想看看这个孩子长什么样。
    察觉到苏遇寒的目光,男孩有些畏畏缩缩地抬起头来,带着些惹人怜爱的怯懦软弱。
    苏遇寒感觉自己的心尖上没由来地酥麻了一下。
    这种神情,他倒是很熟悉。
    大概没人撑腰没人要的孩子,身上都带着这么一股让人心里不忍的可怜劲儿。
    苏遇寒打量了一下小男孩的脸,心想果然看起来灰扑扑的“灰姑娘”都是很好看的,甚至可以说是惊艳了。
    小脸清瘦苍白,略微干裂却殷红饱满的唇瓣,鼻子高挺英气,睫毛长长的、挺翘着;高眉骨生得很完美,是苏遇寒羡慕的类型,会显得整个人英挺阳刚,虽然“灰姑娘”现在还小却已经有那个风姿了。
    接着,“灰姑娘”挑起眼帘来了,苏遇寒的目光扫了过去,然后……挪不动了。
    一双稚嫩的桃花眼安静地望着他,里面盛着幽幽的薄酒,好像一晃神,就能醉在里边。
    两相对望,苏遇寒突然觉得心脏紧了一下。
    “你……”
    苏遇寒下意识轻轻地吸了口气,以缓解胸口翻涌的难以言状的情绪。
    “师尊?!”陆正则有些慌张的小脸挤进苏遇寒的视线,“您怎么哭了啊?”
    “我……”
    苏遇寒一抹脸颊,就看到了手上的眼泪。
    “灰姑娘”也有些惊讶地看着苏遇寒,目光在里衣松垮的病弱美人身上逡巡。
    气质沉稳大气又带着股孤高冷傲的大徒弟谢忱咳嗽了一声,有些低沉的声音叫道:“师尊。”
    “啊,没什么,就是……”苏遇寒苦巴巴地看了看趴在他腿上一脸关怀样的陆正则,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正则啊,你压到我伤口了,还……怪疼的。”
    “师尊,对不起,都是徒儿不好……”
    “没事没事,也不差这点了。”
    苏遇寒拢了拢衣服,陆正则很有眼力见地帮他披上外袍。
    “你叫什么名字啊?”苏遇寒问向那个小孩子,“多大了?”
    “师尊,他应该不会讲话……”谢忱微皱了下眉毛,“醒了之后一直安排他做些挑拣、晾晒灵药的活儿,他干的倒还算不错。师尊要是想留下他……”
    “我叫陆离,应该是十一岁。”
    小男孩却开口了,眼睛还是安静地看着苏遇寒。
    苏遇寒微微有些惊异,接着他的神色很快地平复下去,温声细语地郑重讲:“陆离啊,首先要跟你说声对不起,害你受这无妄之灾。”
    “其次,你想留在这里吗?如果你想下山回家呢,我赔你些钱财,送你回去,好吗?”
    “美人哥哥,我没有家,没处可去……”陆离低下了小脑袋,看样子可怜巴巴的。
    苏遇寒反应了一会儿,突然有些不太好意思了,“美人哥哥”是在叫他呢。
    “不得对师尊无礼。”谢忱低声道。
    “啊……对不起,师尊哥哥……”陆离看起来有些无措,一双无害的眸子清澈极了。
    “没事儿的。”苏遇寒想着原主白莲花的设定,应该不会计较什么的,再说这也确实没什么好计较的,小孩子没叫他叔叔就挺好的了。
    他看着陆离小心翼翼的模样就止不住地心疼,他尽量笑得温和一些,“陆离呀,要留下来吗?你可以把这里当做你的家。”
    “那师尊你还要让他接着做杂役吗?”陆正则一脸正色地问道,语气里有些对谢忱的不满。
    谢忱也一脸正色地瞥瞥他。
    苏遇寒心想,人家“灰姑娘”,不,陆离都这么倒霉了,怎么还能让人家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孩子干活呢。没趁机讹他们一把都是好的了吧?
    谢忱怎么想的,放到现代肯定是非法雇佣童工的皮鞋厂老板。这不是欺负人家孩子吗?
    苏遇寒对这个大徒弟的人品产生了削微怀疑。
    “你既然叫我一声‘师尊’,咳,‘师尊哥哥’,那你愿意认我为师,留在这里学些东西吗?”
    苏遇寒冲陆离招招手示意他过来,握着他干瘦的小手,认真问道。
    “我愿意!”陆离呆滞了一会儿,接着有些兴奋地单膝跪下,“师尊哥哥在上,请受陆离一拜!”
    “拜师尊要双膝。还有,”谢忱沉着一张脸,语气不缓不急地挑刺道,“别加‘哥哥’。”
    苏遇寒一向路见不平就爱嘴嗨,此时他对谢忱很有意见,也没管陆离对他的称呼别不别扭,就是单纯地想给小孩子撑撑腰,“无妨,陆离这么小的年纪,因我受了伤害和惊吓,估计还没缓过来呢,他想怎样就怎样吧。”
    谢忱一张俊脸憋得有些发红,苏遇寒看了小小地暗爽了一番。
    “谢谢师尊哥哥!”陆离瞥了谢忱一眼,勾着苏遇寒的小拇手指,笑得有些羞涩与小心翼翼。
    “那你就是我师弟了?”陆正则有些惊喜地问道,小手也扑过来拉着陆离的手一起压在了苏遇寒手上。
    “师兄好。”陆离乖巧地叫了一句,只是低着头的眼神有些阴沉。
    苏遇寒当即就感到了肩膀针扎一样的疼,苦巴巴凄惨惨,颤声道:“正则啊……手……”
    “对不起,师尊!”
    苏遇寒心想,留着这么一个毛手毛脚的憨外甥在身边,还不知道要英年早逝多少,还不如快点儿让掌门把他要走呢。
    “师尊哥哥,我帮你揉揉。”陆离羞怯怯地上手给苏遇寒揉了揉,末了,还呼了呼,“师尊哥哥不疼了哦。”
    虽然更疼了,估计都得渗血了,但苏遇寒心想人家孩子是好意,嘴角抽了抽硬是挤出一个温柔的笑容,“谢谢你啊,陆离。”
    陆离一副害羞模样低着脑袋点了点头,嘴角噙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玩味。
    “要不,正则你先带陆离去换身衣服、熟悉熟悉环境?”
    “好。”陆正则拉着陆离出去了,经过谢忱身前时还得意地昂了昂头。
    “师尊,”谢忱语气里明显带着不满,“怎么还收他为徒了?”
    “你有意见啊?”苏遇寒尽量语气平和地问道,毕竟他妹说了“白莲花”就是那种老好人,不爱发脾气。
    虽然他觉得谢忱这件事的做法有些不对,是真的想噎谢忱。
    “徒弟不敢。”谢忱闷声道。
    “下次不要这样了,这样的小孩子心里很不踏实的。”
    “……是。”
    苏遇寒一看大徒弟老实认错的模样,觉得差不多也就行了。
    “那微漪她现在怎么样了?”
    谢忱向前一步,用灵力治愈他肩膀上的伤口,闷声道:“我把师尊采摘的……北玄参,加着我采的几味灵药给她煎服下了,又和掌门联手给她输了些灵力运转丹脉治疗,现在已经能下床了。”
    苏遇寒本来还想感谢一下谢忱,眼下一看他这么能干,突然觉得自己的存在好像更没什么价值了……
    苏遇寒心里呔了一声,对谢忱说:“你也去帮着陆离熟悉熟悉环境吧,我想再休息休息。”
    谢忱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一看苏遇寒不想和他说话的样子,说了声是就出去了。
    苏遇寒慢吞吞地躺下,郁闷地捂住了眼睛。这叫什么事啊,苏如许估计得吓坏了吧。
    幸亏他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估计领完盒饭就能回去了?
    苏如许那笨蛋。
    苏遇寒忍不住叹了口气,自从苏如许十一那年被他带回家就一直赖在他身边撒泼耍横,也不知道小没良心的现在会怎么样了。
    父母离异后,苏如许跟着妈妈改嫁,他跟着老爸混。
    结果他老爸结婚搬去新家那天,苏如许可怜巴巴地给他打电话来,说想他了。
    他去他妈家的时候,他妈抱着小孩子哄,他妈的老公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而他妹妹正襟危坐在一边给那男人满水填茶。
    “如许,跟哥回家。”
    然后“凄惨”的生活从此开始,苏遇寒过上了水深火热且被压榨的日子。
    想想真是令闻者伤心、听者落泪呐!
    奇了怪了,怎么见了陆离之后就忍不住想起苏如许来了。
    苏遇寒笑了笑,心想苏如许那小丫头片子估计早就烦他管了她这么久了。
    害,争取早点儿撑到升天那块儿,早点回去吧。
    按惯例讲,他还得回去再给他妹买杯奶茶呢。

相关阅读

焦点图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20 苏州骐云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代客理财及投资指导,凡是以天下金融网名义做股票推荐的行为均属违法!
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天下金融网无关!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166号
苏ICP备14018528号-1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

天下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