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资源 | 理财 | 考研 | 职场 | 论文 | 资格 | 股票学院 |

股票学院: 股票入门 - 股票知识 - 股票术语 - 炒股技巧 - 选股技巧 - 跟庄技巧 - 炒股经验 - 投资策略 - K线图 - 均线 - 分时图 - 成交量 - 波浪理论 - 基本面分析 - 心理分析 - 涨停研究 - 趋势线 - 江恩理论 - MACD - KDJ - 技术指标 - 买入技巧 - 卖出技巧 - 财经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 金融类书籍下载 - 银行学院 - 保险学院 - 外汇学院 - 债券学院 - 股票学院 - 基金学院 - 港股学院 - 黄金学院

当前位置:天下金融网 > 银行频道 > 外资银行 > 文章正文

汇丰“失速” 百年老店能否凤凰涅槃?

时间:2020-03-07 13:47:13来源:网络整理作者:佚名

  导读:当时市场传闻,汇丰一直在考虑将总部搬离伦敦迁往香港,以规避巨额银行税缴纳压力。2011年,汇丰决定将行政总裁办由伦敦迁回香港,但由于董事会和董事会主席仍在伦敦办公,于是有人调侃汇丰“将大脑搬回香港,身体留在伦敦”。

  “再不实施破釜沉舟式的业务重组,汇丰控股(HSBC,下称汇丰)真的要失速下坠了。”一位去年底离职的汇丰投行部人士赵诚(化名)向记者感慨说。

  过去数年,他看到不少曾经并肩作战的同事因业务重组而离职,见证多个曾经业务关系密切的部门因业务重组被裁撤,也听说汇丰从多个国家退出。

  但他发现,这些所谓的业务重组大多“有名无实”——员工减少,但业务流程依然冗长繁琐;部门缩减,但决策机制依旧复杂;业务范畴收缩,但很多退居二线的老员工依然领着丰厚收入,因为“动不得”……

  “这才是汇丰业务重组最需要改变的局面。”他告诉记者。

  今年2月18日,汇丰公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期内实现列账税前利润133亿美元,同比下跌超过30%;期内纯利同比大幅倒退52.7%,至59.69亿美元;普通股股东平均权益回报率由2018年7.7%降至去年的3.6%,降幅过半。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汇丰做出了73亿美元的巨额商誉减值,其中40亿美元与环球银行和资本市场业务有关,25亿美元与欧洲工商金融业务有关。

  “这意味着汇丰高层意识到,再不启动破釜沉舟式的业务重组,这家全球大型银行就会像泰坦尼克般,撞上冰山后因拯救措施乏力而迅速沉没。”一位华尔街投行人士向记者直言。

  汇丰在2019年财报表示,未来两年将进行大规模重组,计划今明两年暂停股份回购,并提出新的业绩改善计划,目标是进行新一轮45亿美元支出削减计划,削减总值逾1000亿美元的风险加权资产,以及将有形股本回报率由目前的8.4%提高至10%-12%。

  此外,汇丰行政总裁祈耀年(Noel Quinn)透露,计划未来三年裁员3.5万人,相当于目前员工总数的15%。

  多位业内人士指出,汇丰这项大手笔业务重组,具体来看主要集中在五大方面:一是继续裁减业绩欠佳的业务,比如将30%投资于欧美银行和资本市场业务资金退出,投向高回报、增长前景较好的市场;二是裁员3.5万人,同时加大金融科技投入以提高业务协同效率,进一步压缩集团45亿美元开支;三是继续减少业务地域覆盖与分支机构数量同时,将零售银行、财富管理业务、环球私人银行业务合并,组成全球最大的财富管理业务之一。因为这些业务对汇丰控股去年的利润贡献率达到38%;四是未来两年暂停股份回购,以减轻集团财务开支压力;五是减少1000亿美元风险加权资产,将成本基础压降至310亿美元以内,力争ROE在2022年达到10%-12%的水平。

  祈耀年强调说:“我们采取果断行动去处理表现较差的业务,去重新分配资源予增长机会、去简化业务,减少成本,为的就是推动业务增长。”

  然而,资本市场对此仍抱持谨慎观望态度。摩根士丹利最新报告依然维持对汇丰的“减持”评级,花旗则维持汇丰“沽售”评级。

  “这背后,是多年重组波折,让金融市场已看清汇丰这艘银行业航母所面临的业务转型最大瓶颈。”赵诚希望这一次是汇丰近年以来的最后一次业务重组。

  源起次贷危机

  “从次贷危机爆发至今,汇丰就进入了一个没完没了的重组时代,每年高层都嚷着要重组,但每次重组似乎都不够彻底果断。”赵诚向记者坦言。

  最初,汇丰多数员工对业务重组相当“理解”——在次贷危机爆发后,欧美国家金融监管部门频频出台极其严格的监管措施,包括对全球大型银行提出额外的资本充足率要求,当时汇丰被要求将资本充足率额外提高2.5个百分点,并进行相当严格的压力测试,迫使汇丰只能业务重组与压低杠杆率,想方设法提升资本充足率。

  严格金融监管新政也令全球大型银行合规成本骤增。2011年起,汇丰合规部门员工翻了数倍,仅2014年合规操作成本就达24亿美元,导致ROE下调逾2个百分点,管理层不得不削减大量不盈利业务以提振ROE表现。

  在赵诚看来,时任汇丰行政总裁欧智华(Stuart Gulliver)所采取的一系列业务重组措施,一度令汇丰业绩逆势回升。

  记者多方了解到,自2011年接手汇丰以来,欧智华削减了逾50项业务,包括大幅压缩伊斯兰金融业务经营范畴、裁撤逾万名员工、削减不盈利或缺乏规模效应的高成本高风险高复杂性业务等,令汇丰业绩得到改善。

  据汇丰2010年年度财报显示,当年汇丰包括北美在内的所有地区均实现盈利,这是2006年以来的首次。而一年前,汇丰北美仍巨亏约77.4亿美元,2010年则转而实现4.5亿美元税前利润。

  “到了2013年一季度税前利润同比增长翻倍,达到约84亿美元,我们部门一度认为汇丰过去3年业务重组已取得良好效果,所有业务将重新进入快速增长期。”赵诚回忆说。但事实并非如此,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业务重组所挤出的部分利润,被英国日益抬高的银行税“吞噬”。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次贷危机爆发后英国先后八次抬高银行税税率,导致当时汇丰在英国市场的税收开支从19亿美元骤增至23.6亿美元,占其整个欧洲市场税收支出的64%,与其亚洲市场26.8亿美元的税收开支几乎持平。然而,相比亚洲市场给汇丰创造的巨额利润,欧洲市场负利率环境所带来的信贷业务利润缩水,则令其对汇丰的利润贡献度日益削减,因此汇丰内部不少员工认为缴纳巨额银行税“得不偿失”。

  当时市场传闻,汇丰一直在考虑将总部搬离伦敦迁往香港,以规避巨额银行税缴纳压力。2011年,汇丰决定将行政总裁办由伦敦迁回香港,但由于董事会和董事会主席仍在伦敦办公,于是有人调侃汇丰“将大脑搬回香港,身体留在伦敦”。

  “正是这种奇特的企业管理决策机制,令汇丰很多业务流程与合规操作手续变得过于冗长繁琐,给未来业务重组带来巨大的阻力。”赵诚坦言。

  北美业务取舍

  银行税缴付压力对汇丰业绩改善所带来的压力,同样困扰着汇丰高层。

  “2015年初,汇丰内部做了一个评估,未来3年汇丰可能需要缴纳约45亿美元的银行税,约占银行净利润的11%,未来五年则因此多纳税逾75亿美元。”赵诚回忆说,这或许是汇丰董事会与重要股东不愿看到的局面——2014年汇丰因缴纳银行税已损失约11亿美元,加之当时英国相关部门仍打算继续提高银行税税率,令汇丰更加不堪重负。

  与此同时,欧洲央行持续加码负利率政策与经济复苏缓慢,令银行信贷利润大幅缩水,汇丰高层只能再启新的三年期业务重组(依然以削减不盈利业务与裁员为主)计划“节流”。

相关阅读

焦点图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20 苏州骐云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代客理财及投资指导,凡是以天下金融网名义做股票推荐的行为均属违法!
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天下金融网无关!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166号
苏ICP备14018528号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

天下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