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资源 | 理财 | 考研 | 职场 | 论文 | 资格 | 股票学院 |

股票学院: 股票入门 - 股票知识 - 股票术语 - 炒股技巧 - 选股技巧 - 跟庄技巧 - 炒股经验 - 投资策略 - K线图 - 均线 - 分时图 - 成交量 - 波浪理论 - 基本面分析 - 心理分析 - 涨停研究 - 趋势线 - 江恩理论 - MACD - KDJ - 技术指标 - 买入技巧 - 卖出技巧 - 财经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 金融类书籍下载 - 银行学院 - 保险学院 - 外汇学院 - 债券学院 - 股票学院 - 基金学院 - 港股学院 - 黄金学院

当前位置:天下金融网 > 银行频道 > 银行动态 > 文章正文

曹永贵“白银帝国”梦碎 珠海华润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追讨

时间:2020-01-14 19:38:18来源:网络整理作者:佚名

  郴州市永兴县,中国银都。

  银都没有银矿,却靠着回收冶炼技术每年产出约全国四分之一的白银。在这里,曹永贵是一个能人,他打造了中国白银第一股——金贵银业(002716,股吧),郴州市人民政府网站在2018年发布的信息显示金贵银业白银产量全国第一。

  作为金贵银业的掌门人,曹永贵很有野心,金贵银业官网的一篇文章里,他提到了自己的愿景——建立百年企业、白银帝国。

  但一路收购扩张后,曹永贵却离目标渐行渐远。2020年1月10日,曹永贵所持金贵银业股份的25%,因债务纠纷将被拍卖;1月4日,金贵银业方面表示珠海华润银行对其提起诉讼,要求其偿还2.59亿元欠款;2019年12月,金贵银业因债务问题被申请重整。

  这一系列纠纷背后波及多家银行及金融机构。曹永贵仍在自救,但谁也不知道,他这次是否能走出来。

  银行追讨

  目前多家银行已对金贵银业采取措施。2020年1月初,金贵银业发布公告,珠海华润银行中山分行对其提起诉讼。珠海华润银行方面表示,截止到2019年11月6日,金贵银业共拖欠贷款本金2.59亿元及相关利息,违反双方约定。经起诉,法院冻结了金贵银业回收厂银冶炼车间共计582吨含铅或含银块状物料及其他财产。

  泰安银行亦在近期对金贵银业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金贵银业立即偿还借款本金8700万元及相关利息等。

  据金贵银业公告,2016年5月,泰安银行与兴业国际信托签订《兴业国际信托·泰盈3号单——资金信托信托合同》,委托兴业国际信托向金贵银业发放信托贷款1亿元。曹永贵向兴业国际信托出具《担保书》。但金贵银业未按期偿还信托贷款本金及利息,兴业国际信托于2019年10月18日向泰安银行送达《信托财产原状分配通知书》,确认该信托提前终止。

  记者就此事进展与泰安银行方面取得联系,对方表示不作回复。

  这只是金贵银业近期涉诉的冰山一角。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9年11月1日至2020年1月10日,金贵银业公示的涉诉金额共约11亿元。其中,中国长城(000066,股吧)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公司申请查封金贵银业3.6亿元资产;太平洋证券涉及9000万元;联储证券涉及4800万元;中原商业保理涉及6521万元;保利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涉及8817万元等。

  还有部分债务并未通过诉讼形式暴露出来。金贵银业2019年三季度报显示,截至当年9月30日,银行逾期债务4.84亿元。其中,长沙银行(601577,股吧)5424.61万元、华夏银行(600015,股吧)7000万元、中信银行(601998,股吧)4500万元、包商银行960万元 ;另外,非银行金融机构逾期债务9.71亿元。

  另外,金贵银业债券亦发生违约。2014 年11 月3 日,金贵银业公开发行总额为7 亿元的“14 金贵债”,期限为5 年。目前“14 金贵债”已到期,但金贵银业未能按期全额兑付。2019年11月,东方金诚国际下调金贵银业信用等级至C。

  记者从知情者处获悉,“14金贵债”处理并无太大进展。

  1月10日,金贵银业公告,曹永贵累计质押其持有的公司股份3.07亿股,占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数量的97.74%;累计被司法冻结股份共计3.14亿股,占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数量的100%。因与中融国际信托存在约5亿元债务纠纷,曹永贵所持的7861.7万股将被拍卖,占其持有股份的25%。

  拟召开债权人会议

  实际上,2019年12月,金贵银业已被申请重整。具体来说,申请企业为湖南福腾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腾建设”),福腾建设与金贵银业曾签订了《中国银都-金贵白银城施工总承包合同》,对“中国银都-金贵白银城”项目开展总承包施工。但福腾建设按照合同履行了全部义务后,截至2019年12月18日,金贵银业尚欠其工程款3069.3万元到期未支付。福腾建设以金贵银业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金贵银业进行重整。

  据记者了解,“金贵白银城”是金贵银业打造的工业旅游项目,是曹永贵在旅游业的重要布局,2018年4月试营业。

  被申请重整后,金贵银业在公告中称,如果法院正式受理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公司将依法配合法院及管理人开展相关重整工作,并依法履行债务人的法定义务。如果公司顺利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重整计划,将有利于优化公司资产负债结构,提升公司的持续经营及盈利能力。若重整失败,公司将存在被宣告破产、终止上市的风险。

  金贵银业证券代表告诉记者:“如果法院受理了金贵银业重整,我们会收到通知,但截至目前还未收到该通知。”

  谈到珠海华润银行等机构债务处理问题,金贵银业证券代表表示,金贵银业已将债务问题向郴州市政府方面作了汇报,日后应会通过政府将银行等债权人召集起来沟通解决方式,但具体时间还未定。

  金贵银业掌门人曹永贵今年58岁。1994年,曹永贵从永兴县打字社调到当地金银冶炼厂工作,之后每隔10年,他的事业就会出现一个分水岭。2004年,曹永贵成立了金贵银业。2014年,金贵银业在中小板上市,被誉为“中国白银第一股”。

  为了缔造白银帝国,曹永贵一路收购扩张。曹永贵先瞄准了西藏两个矿业。据财通证券研报显示,金贵银业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收购了西藏金和矿业和西藏俊龙矿业,增强了公司银铅等原料自给率。另外,金贵银业在下游布局的金贵白银城主打银制品加工和工业旅游项目,完善了公司产业链,形成产业闭环。

  记者经其公告统计,仅从上游收购来看,收购西藏金和矿业66%股权的花费为4.8亿元;2017年,金贵银业又斥资3.8亿元收购俊龙矿业100%股权,斥资1.87亿元收购金和矿业34%股权。其中,收购资金多为金贵银业自有资金和专项贷款。

  2018年,曹永贵曾表示,金贵银业要打造以白银为核心的全产业链发展战略。

  在这种发展路径下,扩张还在继续。金贵银业于2018年5月3日开市起停牌并发布了关于筹划重大事项停牌的公告,预计14亿~16亿元人民币收购湖南临武嘉宇矿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4亿~6亿元收购湖南东谷云商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20亿~24亿元收购赤峰宇邦矿业有限公司65%股权。

  但在资金危机乍现后,巨额收购也告终。2019年7月,金贵银业公告称经与交易方未能就核心条款达成一致,基于上述情况,资产重组终止。

  银行抽贷

  谈及目前的资金危局,金贵银业证券代表告诉记者,金贵银业是生产型企业,为获得买矿的预付款,从银行贷出大量资金,但之后经济形势下滑,发生银行抽贷情况,金贵银业出现资金周转困难。

  记者就具体抽贷情况与金贵银业方面联系,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记者发现,2019年8月31日,金贵银业曾发布公告指出,受国家金融宏观调控去杆杠以及公司控股股东高比例质押等因素的影响,公司融资利率上升,部分银行出现抽贷断贷的情况,公司积极与债权人沟通并寻求解决方案。

  某银行人士告诉记者:“银行若较集中抽贷,对于企业发展影响会较大,不少企业都是因为银行抽贷最后没走下去。但这不一定是银行的问题,有时银行是因保证资金安全或压缩贷款而选择抽贷。另外,金属冶炼行业周期性较强,价格也较不稳定,银行放贷会较为审慎。”

  金贵银业资金困境在收购俊龙矿业一年后就已显现。2018年9月,金贵银业公告,曹永贵与上海稷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稷业”)签署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曹永贵拟将其持有的金贵银业16.7%股份转让给上海稷业。当时,曹永贵持股32.74%,拟转让的股份占其持股总额的51%。

  上述交易公告披露后,引来深交所问询,要求曹永贵说明股权转让的原因,追问其是否存在资金紧张等情形。金贵银业方面对此表示,一方面,公司面临融资难、融资贵不利局面,单纯靠公司自身力量难以突破融资瓶颈;另一方面,公司股票自2018年8月31日复牌后股价出现较大幅度下跌,曹永贵面临较大的质押股票的现金补仓压力,因此其考虑通过股权转让来补充个人资金需求。

  但该次交易并未如愿。为了自救,曹永贵又引来了新骑士。2019年5月9日晚间,金贵银业公告披露,中国长城资产湖南分公司(以下简称“长城资管”)、某国有银行郴州分行分别与金贵银业及控股股东等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合作资金高达41.7亿元。

  截至目前,新骑士到底给予金贵银业多少纾困资金?对此问题,金贵银业证券代表并未直接回答,只是告知合作终止或完成会公告。记者直接联系金贵银业方面,对方也并未回复。

  但金贵银业并未脱困。2019年9月7日,曹永贵违规占用资金的消息爆出,一石激起千层浪。金贵银业在回复深交所问询中表示,曹永贵因自身资金周转需求,通过部分供应商与公司供应合作的关系,在2018年1月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累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0.14亿元,其间日最高占用额14.42亿元。

  对此,金贵银业给出了解决方案——曹永贵已成立相关工作小组,正在处置个人名下不限于个人拥有矿山资产、房产、应收账款及股权资产,计划在2019年9月30日前向公司偿还所占用的资金。但该事件并未按时解决,直接导致金贵银业更名“ST金贵”。

  记者从金贵银业证券代表方面获悉,截至目前,该事件还在处理中,曹永贵的资产评估仍在进行,差不多快完成了。

  回头看,2018年实际是金贵银业的拐点。经营数据显示,2016年及2017年,金贵银业的营业收入及扣非净利润均有较快增长。但2018年,金贵银业的营业收入为106.57亿元,同比下降5.71%;扣非净利润为2710.35万元,同比下降89.62%。

  这一逆势延续至2019年。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金贵银业营业收入为56.23亿元,同比下降30.39%;扣非净利润为-12.83亿元,同比下降710.12%。

  

相关阅读

焦点图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20 苏州骐云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代客理财及投资指导,凡是以天下金融网名义做股票推荐的行为均属违法!
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天下金融网无关!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166号
苏ICP备14018528号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

天下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