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资源 | 理财 | 考研 | 职场 | 论文 | 资格 | 股票学院 |

股票学院: 股票入门 - 股票知识 - 股票术语 - 炒股技巧 - 选股技巧 - 跟庄技巧 - 炒股经验 - 投资策略 - K线图 - 均线 - 分时图 - 成交量 - 波浪理论 - 基本面分析 - 心理分析 - 涨停研究 - 趋势线 - 江恩理论 - MACD - KDJ - 技术指标 - 买入技巧 - 卖出技巧 - 财经股票书籍在线阅读 - 金融类书籍下载 - 银行学院 - 保险学院 - 外汇学院 - 债券学院 - 股票学院 - 基金学院 - 港股学院 - 黄金学院

当前位置:天下金融网 > 银行频道 > 银行动态 > 文章正文

资本金篇:银行资本约束差异化,补充工具创新应提速

时间:2020-02-14 20:04:38来源:网络整理作者:佚名

  注:本文为平安证券宏观团队“新时代中国股份制商业银行转型研究”系列第七篇,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下行以及影子银行业务转向表内,我国商业银行资本金压力也急剧增加。本报告是我们新时代中国股份制商业银行转型研究系列的第七篇专题,我们分析了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的总量和结构现状,对比分析了不同类型资本补充工具特点,并对不同的银行如何补充资本金提出对应建议。

  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的总量和结构现状

  2014年以来,我国商业银行整体的资本充足率变化可以分为“上升——下降——再回升”三个阶段。不同类型的银行,资本充足率变化呈分化特点。外资银行由于风控能力较强、业务受限资金运转较慢,资本充足率最高;大型商业银行由于盈利能力强、资本补充工具多以及风险控制能力强,资本充足率同样较高;股份制商业银行受制于不良贷款率高企,盈利不佳,资本充足率较低,但受益于资本补充工具运用全面,可以维持资本充足率的较快上涨;城市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及盈利能力不佳,适用的资本补充工具匮乏,资本充足率较低且增速较慢;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最高,盈利差,适用的资本补充工具少,资本充足率呈现下行趋势;民营银行受益于成立较晚,资金闲置较多,资本充足率异常高企,但随着业务扩张快速下降。

  我国商业银行当前亟需补充资本金

  我国商业银行亟需补充资本金,主要源于如下因素:其一,经济持续下行,企业信用风险上升,导致商业银行风险加权资产快速扩张及计提拨备压力增加;其二,影子银行体系回表将会使资本金面临缺口,表外业务监管细化将导致计提拨备压力增加。穆迪测算,2019年上半年核心影子银行资产规模约为23万亿元,若按照100%信用转换系数来计算,同期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将下降1.86个百分点;其三,不合规的二级资本工具过渡期到期后也将带来每年约1250亿元的资本金缺口。

  我国商业银行该如何补充资本金

  对于所有的商业银行,首先需要拓展业务提升资产利润率,提高风控能力,降低风险加权资产增速的扩张及计提拨备压力。外源性资本补充工具来看,大型商业银行可以优先考虑可转债优先股及永续债;股份制商业银行可优先考虑增发,可转债及优先股;城市商业银行优先考虑IPO及二级资本债;农村商业银行则需要提升盈利能力、降低不良贷款率,尝试IPO及主要通过二级资本债提升资本充足率。

  同时,应该积极探索资本补充工具的创新。除已经落地的永续债外,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含定期转股条款资本债券和总损失吸收能力债务工具的推出也需重点关注。此外,可以借鉴国外商业银行的资本补充创新工具,如荷兰合作银行2010年发行的高级或有资本票据、2011年发行的非积累优先股,瑞银集团于2012年推出的“延递或有资本计划”以及其他银行发行的反式可转债等。

  01

  中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的总量与结构变化

  1.1 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介绍

  资本充足率的计算方法为:资本充足率=(资本-对应扣减项)/风险加权资产。我国商业银行的资本由一级资本与二级资本组成,一级资本包括核心一级资本与其它一级资本。核心一级资本占总资本的比重超过70%。风险加权资产则包括信用风险加权资产、市场风险加权资产、操作风险加权资产。其中,信用风险加权资产则占到了风险加权资产的90%以上。因此,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的变动主要由核心一级资本及信用风险加权资产的变动导致。

  根据规定细分来看,我国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包括:实收资本或普通股、资本公积、盈余公积、一般风险准备、未分配利润、少数股东资本可计入部分。其他一级资本包括:其他一级资本工具及其溢价、少数股东及其溢价。二级资本包括:二级资本工具和超额贷款损失准备。其中,超额贷款损失准备占二级资本比重一直高于40%。

  超额贷款损失准备资本可计入部分,指的是商业银行实际计提的贷款损失准备超过最低要求的部分,为100%拨备覆盖率对应的贷款损失准备和应计提的贷款损失专项准备两者中的较大者。但对采用权重法计量信用风险加权资产的商业银行,超额贷款损失准备计入二级资本的数量不得超过信用加权风险资产的1.25%。而对采用内部评级法计量信用风险加权资产的商业银行,超额贷款损失准备计入二级资本的数量不得超过信用风险加权资产的0.6%。

  当前我国商业银行资本金情况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相关条例进行监管。其中,资本充足率的最低要求为: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5%、6%和8%;另外需要计提2.5%的储备资本以及0-2.5%的逆周期资本,由核心一级资本满足;系统性重要银行还需要计提1%的附加资本。因此,正常时期系统重要性银行和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要求分别为11.5%和10.5%。

  1.2 商业银行总体资本充足率及变动情况

  目前我国各类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满足监管要求,整体变化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2014年第一季度至2015年第四季度,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不断提高;第二阶段为2016年第一季度到2017年第二季度,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整体下行;第三阶段为2017年第三季度到2019年第三季度,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再次提升。

  在第一阶段的八个季度内,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不断提高,从12.13%上升至13.45%。在这一阶段内,资本增速大于风险加权资产增速,导致了资本充足率的持续上行。虽然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导致商业银行资产风险权重上升,进而导致风险加权资产的快速增加,但我国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较强,在资产利润率持续下行的情况下,2015年第四季度依旧能达到1.17%,净息差依旧维持在2.5%以上,对冲掉了风险加权资产的增长,从而保障资本充足率的上行。同时我国商业银行运用各类资本工具共计补充资本金7387亿元(其中:定增51亿元,IPO383亿元,二级资本债3536亿元,优先股2659亿元,境外优先股758亿元,补充核心一级资本434亿元)。

  在第二阶段的六个季度内,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整体下行,从13.45%下降至13.16%。在这一阶段内,资本增速小于风险加权资产增速,导致资本充足率出现下行的情况。2015年后,经济下行的压力进一步显著,逐渐影响到了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一方面是净息差断崖式下跌,一度跌至2017年第一季度的2.03%;另一方面是不良贷款率维持高位,计提拨备对利润形成压力。盈利能力下降直接对核心一级资本造成影响。与此同时,这一阶段我国商业银行通过资本补充工具补充的资本金总额下滑,共计6910亿元(其中增发423亿元,IPO656亿元,二级资本工具3914亿元,优先股1598亿元,境外优先股310亿元,补充核心一级资本1079亿元)。虽然核心一级资本补充量大幅增加,但不良贷款率依旧维持高位叠加盈利能力的快速下滑,导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的快速下降。自2016年第一季度的10.96%下降至2017年第二季度的10.64%。同时,其他一级资本与二级资本的补充减少,资本充足率整体下降。

相关阅读

焦点图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商务合作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8-2020 苏州骐云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我们不做任何形式的代客理财及投资指导,凡是以天下金融网名义做股票推荐的行为均属违法!
广告商的言论与行为均与天下金融网无关!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166号
苏ICP备14018528号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

天下金融网版权所有